APP下載微信 注冊登錄
010-699606981057802431@qq.com
首頁 > 人文 > 正文

蝸居的日子了不得!讓你成就一生影響的記憶

2019-05-27 22:27:07    市場報網絡版   點擊:

作者簡介:藍明東,廣西大化縣人,先在板升鄉弄雷村中心校當小學校長,再調到大化縣民委和縣文聯,曾任《大化文藝》主編。

東1.jpg

核心提示:蝸居對我而言,永遠是個溫暖的港灣,人生的精神歸宿。蝸居中,有您是多么的溫暖,多么的幸福,感謝您多年來給與我文學和人生的培育之恩。崇尚蝸居,了不得的生活——您,是偉大而平凡,感恩那些有故事的歲月!請關注《中國東盟/萊再富文學頻道推出的那包含著人生真情與歌頌蝸居生活與日子真實執著寫照的篇章——


  蝸居的日子了不得!讓你成就一生影響的記憶


   /《中國東盟—萊再富文學顧問  藍明東  

 

從山野來到這個小城里工作,算起來已有六年多了,而在這期間,家也搬了六次多了。盡管這座小城的樓群鱗次櫛比地瘋長,自己還是寄居于別人的一隅。

 

每次搬家,更不敢大肆張羅喧囂,而象賊似地午夜時分悄無聲息地進行,僅雇一輛三輪車一趟來回就結束了鸞遷喬木之喜,想起倘若有一天能有那么三房一廳什么之類的房子,一個三輪車的家當該是如何擺置而心有余悸。于是,更感到蝸居于這方寸天地該是多么的慶幸。

 

蝸室里陽光、空氣很少光顧,飲食、起居、會友、寫作都在這個僅容下一個床鋪的空間里。這些正應了古人“一禪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識”的生活境地,也正是自己尋古仁人之心所企望的。

 

距我蝸室一箭之遙的對樓,卻是一家豪華酒樓,需仰視才見。燈紅酒綠,徹夜笙歌,都市的喧囂與繁華咫尺之遙,然而“熱鬧是他們的”,我也已經習慣于鬧中取靜了。

東2.jpg

與我一起合租一套房的是幾個嗅味相投而又一樣酸寒的友仔。三房一廳每人一房,一廳則為伙房,有好菜時合伙,沒好菜時便分餐,于是就成了名副其實的酒肉朋友。

 

好景不長。一天,一友仔從鄉下老家弄來了一只果子貍,(據說他祖上是狩獵的),我們幾個友仔望著那只野性未馴的東西唾沫四濺而大喜過望,不料果子貍不知去向,我們大失所望之時想起了塞翁失馬。果然不幾日,那失果子貍的友仔分到了一套房子,從此結束了他杜甫般的草屋悲秋的情愫,我們幾個友仔想象著那只不知下落的天鵝肉般的果子貍,好些日子夢中唾沫還在枕邊垂涎。

 

友仔的搬走,使我們有了兔死狐悲之感,剩下我們是付不起用我們月薪三分之一的租金了。三十六計,只有走了,于是我又搬家了。

 

這一次搬到了在這個城市被人稱為“下里巴人”住的地方。這座裝修亮麗、富有現代氣息的城市是從這里分娩出來的,現在這里已被這座城市遺忘了。一條零亂而破舊不堪的小街,兩邊是低矮的土瓦屋,雞犬豬牛在街悠哉游哉地蹓跶 ,興趣來時還旁若無人地交尾而且自得其樂。這里與近在咫尺的高樓林立的城市氣氛很不和諧。而在這物欲橫流、險象叢生的城市,這里卻給人一種返樸歸真的安全感,成了一道往日情懷的鄉村情調的風景。

 

我的蝸室就這樣又一次在這里定位了。前是城市的樓群,后是黑黝黝的墓地,幸有修竹綽約地擋住了墓群的視線。我想有墓多的地方風水一定是很好,我的蝸室算是個好福地了。

東4.jpg

到了夜里倒希望有蒲翁筆下的狐仙姍姍而至,徹夜陪伴挑燈夜讀。到了有風有雨的夜晚,修竹摩娑之聲不絕于耳,于是就想起鄭燮的“臨夜窗外嘯嘯竹,凝是民間疾苦聲”的詩句來,不禁黯然長嘆,更是夜不成寐了。

 

這個世界是這么闊大,而屬于自己棲身之地的就是這方寸天地了。而小屋卻給予了我豐富出奇的內涵。我許多作品,也就在小屋里寫滿故事和理智。

 

在我蝸居的窗欄邊,擱著一只被前主人丟棄的殘破花盆,平日里把熬夜的茶水倒入泥土干裂且沒有一絲生命跡象的舊花盆里。夏日的一天,剛下鄉回到居室,一身塵土,又累又渴,倒了一杯冷茶,推開窗戶,我被眼前的花盆驚呆了,殘破的花盆竟開出一朵粉紅的花來,我懷疑起來,細看,真的是一朵蘭花。原來那沒有生命的土里埋有蘭花的根,想不到茶水竟給了她生命,在這愁悶的夏日里開放。憐香惜玉之感油然而生。原本有養蘭之意,卻苦于無處得蘭,今竟無意而得,真喜不自禁。入夜,陣陣蘭香沁人心脾,伴入夢鄉,更是珍愛不已,于是便在居室掛起了“室靜蘭香”的字畫來。

東3.jpg

又是一個風雨交加的雨夜清晨,一聲聲凄厲的鳥叫聲把我從夢中驚醒,起來推開門,一只被淋透的雛鳥撲騰著羽毛尚未長豐的翅膀在陽臺的欄桿上??磥硎亲蛞沟囊臧堰@個可憐的小東西給蹂躪了。于是便輕輕地合掌,把這小東西托放到書臺上,打開燈給它取暖,小東西羽毛烤干了,一身烏黑,似烏鴉,又非烏鴉。

 

看來小東西餓了,取來飯粒,小東西也不客氣,飯飽了,身暖了,小東西來了精神,就抖起小翅,在居室里蚊帳上、書架上撲騰翻飛,并肆無忌憚地在書桌上、書本上排泄廢棄物。于是找來一張舊鐵網,折成方籠,把小東西放在籠里,掛在窗前,小東西就安靜了,它望著竹林,久不久來一兩聲啼鳴,似鴉聲,又非鴉聲,于是小屋就有了生命,生動起來。在這個已沒有鳥的城市里,哪怕是一只烏鴉的叫聲,能不讓人感動不已?

 

在這天地間,一間蝸室,一張床,一本書,一支筆,一朵花,一只鳥,就能讓人滿足,讓人充實,讓人感到人生是如此的亮麗。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市場報網絡版資訊周刊:干事創業熱情需要正確的督查激勵
下一篇:最后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