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和專業律師
  1. 贏了網
  2. 法律七點半
  3. 政治考量凌駕于民意之上 美國控槍困局依然難解
政治考量凌駕于民意之上 美國控槍困局依然難解

 

來源:(政治考量凌駕于民意之上 美國控槍困局依然難解http://www.doctorren.com/qdb/915136.html)

遇到糾紛怎么辦?來贏了網免費問問律師
當地時間8月24日,美國紐約州控槍的“紅旗法案”正式生效,成為全美擁有該法案的第17個州。距離康涅狄克州1999年第一個通過“紅旗法案”已過去了20年,而實行“紅旗法案”的州仍只占美國50個州的三分之一。
 
輿論認為,這與美國強烈的控槍民意相形見絀。同時,美國聯邦的控槍迄今仍是爭論多于行動。這不能不說是美國民主的一大現實諷刺,也再次表明美國控槍前景并不樂觀。
 
槍支與暴力成惡性循環
 
美國是世界上民用槍支最多的國家,而與之相稱的是,美國也是世界上涉槍暴力死亡率最高的國家
 
瑞士研究機構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美國擁有民用槍支約3.93億支,占全球總量的46%,居世界首位;而且,其中很多槍械的火力之強遠超自衛需要。
 
報道稱,由于購槍門檻低、渠道多,美國人均持槍量也遠超其他國家。在美國,平均每1000人就擁有120.5支槍,而人均持槍量排在第二的也門,平均每1000人只有52.8支槍。
 
美國皮尤中心2017年的一項研究表明,48%的美國人在有槍家庭中長大,72%的美國人承認開過槍,還有66%的持槍者表示他們擁有不止一支槍支。槍支泛濫已對美國人的生命安全造成了嚴重威脅。據報道,美國的大規模槍擊事件比世界上任何國家都多。
 
美國“槍支暴力檔案網”的數據顯示,截至8月,美國今年已發生涉槍案件3萬多起,死亡近9000人,傷1.8萬余人,其中死傷4人以上的大規模槍擊事件超過250起。這主要包括7月加利福尼亞州北部吉爾羅伊大蒜節槍擊事件以及8月得克薩斯州埃爾帕索購物中心槍擊事件和俄亥俄州代頓槍擊事件等。
 
恐懼暴力刺激槍支銷售
 
對暴力威脅的恐懼導致許多人購槍自保,刺激了槍支銷售,進一步加劇了槍支的泛濫程度
 
據報道,在埃爾帕索槍擊事件發生后,當地槍支銷售呈現明顯增長。案發僅兩天后,當地一家槍店老板佛羅雷斯就稱,該店已經銷售了15支槍,而且槍套并不齊全。他說,沒有人說不要。這與美國以往槍擊事件的影響基本相符。
 
一份對1998年至2016年購槍背景審查記錄的分析顯示,有26次大規模槍擊事件導致了槍支銷售增加,占21%;但也有22次大規模槍擊事件使槍支銷售下降,占17.7%。根據有關數據,這段時間共進行了2.34億次購槍背景審查,發生了124起大規模槍擊事件。
 
這份由美國醫療協會所屬雜志進行的研究稱,大規模槍擊事件導致槍支銷售增加與此前對小型槍擊事件的研究結果相一致。
 
賓夕法尼亞大學刑法學教授蕾絲·華萊士表示,這份研究有力地說明了大規模槍擊事件對槍支銷售的影響,對于解釋美國人對這些事件的反應也很重要。
 
華萊士稱,大規模槍擊事件雖然并不總是但通常都會導致槍支銷售增加,具體的原因尚未得到證實,但一個可能的解釋是恐懼,這通常會受到媒體報道的影響。她說,美國人擁槍的最主要原因是保護自己,大規模槍擊事件通常都是沒有規律的,會導致許多人傷亡,并引起廣泛的輿論關注。
 
根據美國疾病防治中心2014年的報告,由于校園凌霸非常普遍,美國約有20萬至25萬名中學生攜帶武器上學。統計顯示,8.6%的受欺凌的學生帶過武器上學,4.6%沒有受欺凌的學生也曾帶過武器上學。
 
華萊士稱,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對控槍的擔憂。她說,每當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控槍呼聲就會增加。一些人會擔心,如果法律發生變化,槍支可能就難以買到,或者不再銷售。許多購槍者都已經是有槍者。
 
而對于一些大規模槍擊事件引發槍支銷售下降的現象,報告認為,這可能是一種“回歸”現象,即由此前事件刺激的增長減少。報告稱,這些導致槍支銷售下降的大規模槍擊事件往往緊隨著一些導致槍支銷售大幅增長的大規模槍擊事件而發生。
 
根據報告,分別發生在2013年2月和3月的南加州橙縣槍擊事件和洛杉磯警署遭襲事件即是如此。在此之前約兩個月,即2012年12月,康涅狄克州桑迪·胡克小學發生了大規模槍擊事件,造成包括槍手在內的28人喪生,其中20人是兒童。
 
多數民眾支持控槍法案
 
埃爾帕索和代頓槍擊事件激起了新一輪控槍呼聲。有關民調顯示,美國多達85%的民眾支持“紅旗法案”,其中,民主黨和共和黨分別為92%和84%
 
由佛羅里達州帕克蘭高中槍擊事件幸存者發起的控槍運動“生命之旅”,最近還發布了一份冗長的名為“更為安全的美國的和平計劃”,闡述了在美國進行槍支管理的愿景,其要旨是通過多層次的努力使人們放棄擁有槍支,使美國“國內槍支庫存減少30%”。
 
該計劃表示,應對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所涉及的“擁槍權”概念進行“嚴肅反思”。計劃稱,對憲法第二修正案的“不同解釋”將是新一代聯邦法官的試金石。
美國最高法院2008年對被稱里程碑式的“哥倫比亞特區訴赫勒案”作出裁決稱,憲法第二修正案保護個人保持和擁有槍支以保護家庭的權利,哥倫比亞特區禁止手槍和要求合法擁有的步槍等必須卸下子彈并拆開保存違反了這一保護。
 
該裁決還稱,擁槍權并非是沒有限制的,對槍械和擁槍權仍要繼續管理。這是美國最高法院首次就憲法第二修正案是否保護個人擁槍自衛的權利作出裁決。
 
美式民主踐踏控槍民意
 
要求控槍的民意在美國民主下卻顯得蒼白無力,基本無法與政治人物的政治考量相匹敵
 
據報道,最近的民調顯示,近90%的美國人支持普遍背景審查,但政治人物依然各說各話。
 
特朗普總統的態度一如既往地反復無常。埃爾帕索和代頓槍擊事件后,特朗普一度表示,他支持“非常有意義的背景審查”,并稱共和黨將“帶頭”推進新的槍支立法。但幾天后,他就改為強調憲法第二修正案,稱“扣動扳機的是人,而不是槍”。他說,“我不希望人們忘記這是一個精神問題”。在被追問對于背景審查的態度,特朗普聲稱,“要記住,我們已經有不少背景審查了”。
 
據報道,在這期間,特朗普與美國步槍協會首席執行官韋恩·拉皮埃爾通過電話進行了溝通。報道稱,拉皮埃爾明確表示不接受普遍的背景審查。特朗普在隨后的一次通話中告訴拉皮埃爾,這一項將不予考慮。消息人士稱,特朗普將突出“增加撥款”以用于精神病治療。
 
美國步槍協會在全美有大約500萬會員,是美國勢力最大的擁搶權利游說團體,對美國選舉政治影響力根深蒂固。
 
雖然民主黨人積極推進背景審查,但其內部的擁槍文化也很濃厚。艾奧華州德梅因縣民主黨共同主席稱,諸如購槍的聯邦許可證、強制性收購和限制彈藥等有爭議的提議,雖然得到了一些民主黨2020年總統參選人的支持,但那無疑是“瘋話”。
 
據報道,民主黨對控槍的態度也不是以一貫之。早在1994年克林頓總統禁止攻擊性武器后,許多民主黨人就將當年國會中期選舉的失敗歸罪于控槍。在奧巴馬時期,盡管第一任期內也曾發生過大規模槍擊事件,但奧巴馬并沒有推動控槍。在2012年競選連任時,奧巴馬繼續對控槍保持沉默。
 
2013年,占有多數席位的民主黨曾在參議院提出禁止攻擊性武器的法案,但只得到了40票的支持。包括目前仍然在位的多名民主黨參議員,如來自科羅拉多州的邁克·貝內特等,當時都投了反對票。
遇到糾紛怎么辦?來贏了網免費問問律師
东京热在线不卡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