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和專業律師
  1. 贏了網
  2. 刑事辯護
  3. 組織、強迫、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罪的犯罪構成
組織、強迫、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罪的犯罪構成

來源:(組織、強迫、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罪的犯罪構成http://www.doctorren.com/cr/914931.html)

刑事犯罪,區別于民事犯罪,是指那些觸犯刑法,構成的犯罪,一般情節比較嚴重,依法追求刑事責任。刑事犯罪是各種社會矛盾和社會消極因素的綜合反映,并且這種反映表現的領域和強度,與一個國家社會變革的深度和廣度密切相關。我國刑法幾年就會進行一次修訂,這也是為了符合社會發展的需要。贏了網建議您,刑事辯護律師委托要謹慎。

遇到糾紛怎么辦?來贏了網免費問問律師
1、組織、強迫、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罪的客體
 
組織、強迫、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罪是我國刑法的一個節罪名,各具體罪名雖然在客觀方面表現為各種各樣的具體行為,但具有一個共同特征,即均與賣淫嫖娼有關,都是賣淫的關聯行為,因而都侵犯社會風尚這一共同客體。社會風尚是人類通過長期的發展演變,而逐漸形成的為全社會主流文化所公認的道德習慣和社會風氣,是一種健康向上的、能促進人類社會走向完美的社會規范,屬于社會管理秩序的范疇。而賣淫嫖娼及其關聯行為,與人類倫理規范和健康心理嚴重相悖,嚴重污染了社會風氣。立法者將本節罪歸入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之中,正是因為本節罪侵犯了社會風尚這一共同客體。同時,本節罪中各具體罪名由其行為特點所決定,還可能侵害其他法益。具體而言,采取強迫手段進行組織他人賣淫的行為和強迫賣淫罪,不但侵害社會風尚,還侵害他人的人身權利和性的自由權利;引誘幼女賣淫和嫖宿幼女罪,侵犯的客體是社會風尚和幼女的身心健康權利;傳播性病罪,在侵害社會風尚的同時,又危及他人的身體健康。
 
本節罪的犯罪對象是自然人。組織、協助組織、強迫、引誘、容留、介紹他人賣淫中的“他人”,主要指女人,也包括男人,對組織、協助組織、強迫、引誘、容留、介紹男性賣淫的行為依照本節相關罪名定罪處罰是刑法規定的應有之義;引誘幼女賣淫罪的犯罪對象是幼女,如果引誘不滿14周歲的男童賣淫,或者引誘已滿14周歲的少女或成年婦女賣淫,應以引誘賣淫罪定罪處罰。
 
2、組織、強迫、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罪的客觀方面
 
本節罪在客觀方面的特征主要表現為與賣淫嫖娼活動關聯的各種行為。從行為方式上看,都屬于以作為方式實施的危害行為,具體有組織他人賣淫行為,協助組織他人賣淫行為,強迫他人賣淫行為,引誘、容留、介紹他人賣淫行為,引誘幼女賣淫行為,明知自己患有嚴重性病仍進行賣淫嫖娼的行為。
 
(1)組織他人賣淫行為,是指以招募、雇傭、引誘、容留、強迫等手段同時控制多人賣淫的行為。
 
組織賣淫有兩種客觀表現形式:一是建立和設置相對固定的賣淫場所或者賣淫窩點,組織賣淫活動。二是沒有固定的賣淫場所,操縱、控制多名賣淫人員,有組織地進行賣淫活動。無論哪一種形式,組織者都要有組織行為。
 
判定行為人是否有組織行為和居于組織地位,應把握以下三個方面:一是是否發起、建立了賣淫組織。無論是否具有固定的賣淫場所,組織賣淫罪必然要建立相應的賣淫組織。賣淫組織的建立一般首先是組織者采取各種手段糾集賣淫人員。在糾集賣淫人員的過程中,組織者處于發起、負責的地位。二是是否對賣淫者進行管理、控制。在糾集到多名從事賣淫活動的人員后,組織者要實施一定的管理行為,支配、監督賣淫人員,使之服從、接受管理安排。組織者通過制定、確立相關人、財、物的管理方法,與賣淫人員之間形成組織和被組織、管理和被管理的關系。三是是否實際指揮、命令、調度賣淫活動的具體實施。在賣淫活動的具體實施中,組織者起領導、指揮作用。
 
上述三個方面的行為,都是組織賣淫行為,都具有明顯的組織性,行為人只要具備其中一種或者數種行為,就可以認定其實施了組織賣淫行為。
 
行為人在組織他人賣淫過程中,對被組織者有引誘、容留、介紹行為,對其中不服管理的被組織者以非法拘禁、故意傷害、侮辱、強制猥褻、強奸等手段迫使其賣淫的,均應當視為組織行為的具體表現以及作為組織賣淫罪的量刑情節考慮,而不另定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罪,引誘幼女賣淫罪,強迫賣淫罪,非法拘禁罪、故意傷害罪、強奸罪等,僅定組織賣淫罪一罪;只有當行為人對被組織者以外的其他人實施強迫、引誘、容留、介紹行為,或者非法拘禁、故意傷害、侮辱、強制猥褻、強奸等行為不是組織賣淫行為的手段行為的,才應當分別定罪,實行數罪并罰。這里有兩個問題需要注意。一是作為組織賣淫罪強迫手段的暴力行為只能直接作用于被組織者,如果行為人將暴力手段作用于其他人,迫使被組織者就范的,對被組織者而言是“脅迫”,造成其他人傷亡構成犯罪的,對行為人應數罪并罰。二是故意殺人不能作為組織賣淫罪的強迫手段,因為以故意殺人為手段根本無法實現使該被害人賣淫的目的。如果行為人在組織賣淫過程中,殺害不順從賣淫的人,應當以故意殺人罪和組織賣淫罪兩罪并罰追究行為人的刑事責任。也就是說,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條第一款第(五)項規定的“造成被強迫賣淫的人死亡”,只限于被害人的死亡結果基于行為人的過失而產生,不包括故意殺人的情形。
 
行為人在組織他人賣淫過程中,實施組織或者參與聚眾淫亂、引誘未成年人聚眾淫亂行為,如果同時構成組織賣淫罪、聚眾淫亂罪、引誘未成年人聚眾淫亂罪的,因這幾個罪名都有自己的犯罪構成,且相互之間并無手段與目的、原因與結果之間的牽連關系,也不是法條競合,應按實際構成的數種犯罪進行數罪并罰。
 
(2)強迫他人賣淫行為,是指以暴力、脅迫、虐待或者其他手段,違背他人意志,迫使其賣淫的行為。
 
暴力手段包括毆打、傷害被強迫人的身體,捆綁被強迫人,非法限制或者剝奪被強迫人的人身自由,以及按捺、強拉硬拽等情形;脅迫手段通常包括揚言進行報復、加害親屬、揭發隱私等相威脅,利用與被強迫人的隸屬關系、從屬關系以及乘被強迫人孤立無援的環境進行挾制;虐待手段通常是行為人利用與被害人撫育關系、扶養關系以及其他人身依附關系等形成的優勢地位,采用打罵、凍餓、有病不治療、強迫體力勞動、侮辱人格等方法,使被強迫人身心遭受折磨,從而屈服于行為人的意志而從事賣淫活動;其他手段,是指上述三種手段以外用于強迫他人賣淫的手段,如對被強迫人進行藥物麻醉、灌服烈性淫藥、注射毒品以及其他使被強迫人不能反抗或不知反抗的強迫賣淫手段。
 
強迫賣淫行為最本質的特征是行為人實施強迫行為使被強迫人意志不能自主而從事賣淫活動。行為人采取的暴力、脅迫、虐待或者其他手段是為迫使他人賣淫的目的服務的,前者與后者之間必須是手段與目的的關系。因此,行為人對他人實施傷害、非法拘禁、強制侮辱、強制猥褻、強奸等行為迫使其賣淫的,即使其相關手段行為已達犯罪程度,也不適用數罪并罰,而直接以強迫賣淫罪論處。
 
行為人既有強迫賣淫又有引誘、容留、介紹賣淫行為的,應當實行數罪并罰;但行為人出于一個概括的犯罪意圖,對同一對象既實施強迫賣淫行為又實施引誘、容留、介紹賣淫行為的,則應作為吸收犯以強迫賣淫罪定罪處罰。
 
在理解、把握強迫賣淫罪的客觀表現時,還應當注意的是,本罪所指強迫他人賣淫行為僅限于非組織性的強迫賣淫行為;對于以強迫行為作為組織賣淫手段的,應當以組織賣淫罪論處。
 
(3)協助組織他人賣淫,是指在組織他人賣淫的共同犯罪活動中起幫助作用的行為。
 
協助組織他人賣淫行為,從屬于組織他人賣淫行為的實行行為,行為人實施的是組織賣淫罪的幫助行為,如為組織賣淫犯罪行為充當皮條客、打手、保鏢、管賬人等。易言之,協助組織賣淫罪的行為人實際上是組織賣淫犯罪中起幫助作用或者輔助作用的從犯,他們或為組織賣淫行為創造條件,或為組織賣淫行為提供便利,或為組織賣淫行為排除障礙,其實施的具體行為不具有組織性,對賣淫組織不行使管理職能。組織賣淫罪與協助組織賣淫罪本是共同犯罪,按照刑法理論,應當以一罪區分主從犯處理,我國刑法為保證司法實踐中具體適用刑罰時能夠突出重點,更加準確地打擊組織賣淫犯罪分子和協助組織賣淫犯罪分子,故而將組織賣淫罪的幫助犯單獨規定為一個罪名,并設定了獨立的法定刑。因此,應當認定協助組織賣淫行為人與組織賣淫行為人之間成立共同犯罪,但對協助組織賣淫行為人不適用刑法第二十七條的規定。
 
審判實踐中,應嚴格依照刑法規定,結合各被告人在組織賣淫犯罪活動中的地位、作用,確定其罪名。對在組織賣淫犯罪過程中,發起、建立賣淫組織,支配、監督賣淫人員,實際指揮、命令、調度賣淫活動具體實施的被告人,應以組織賣淫罪定罪處罰;對在組織賣淫犯罪過程中,參與實施介紹賣淫、收取嫖資、記錄賣淫賬目、負責通風報信等行為的被告人,因其行為不具有組織性特征,應以協助組織賣淫罪定罪處罰。因組織賣淫行為人所起的是發起、策劃、指揮等主要作用,協助組織賣淫行為人所起的是幫助或次要作用,故在組織賣淫行為人之間、協助組織賣淫行為人之間不宜再區分主從犯,但可根據具體犯罪事實,對其區別量刑。被告人在協助組織賣淫犯罪中,實施強迫他人賣淫行為的,因其行為同時觸犯了協助組織賣淫罪和強迫賣淫罪兩個罪名,依據擇重處罰的處斷原則,應以強迫賣淫罪追究其刑事責任,不再定協助組織賣淫罪;其除實施強迫賣淫行為之外,還實施其他幫助行為,且該幫助行為不能被強迫賣淫行為所吸收的,應以強迫賣淫罪和協助組織賣淫罪并罰。
 
(4)引誘他人賣淫,是指利用金錢、財物、色相等為誘餌,勾引、誘騙他人賣淫的行為;容留他人賣淫,是指為他人賣淫提供場所的行為;介紹他人賣淫,是指在賣淫嫖娼者之間進行牽線搭橋、撮合、溝通,從而使賣淫嫖娼活動得以實行的行為。
 
實踐中,介紹賣淫的方式多表現為雙向介紹,如將賣淫者引見給嫖客,或將嫖客領到賣淫者處進行撮合,但也不排斥單向介紹,如單純地向賣淫者提供嫖客的信息、在互聯網等媒介上發布賣淫者信息等。行為人實施為嫖娼者與賣淫者的賣淫嫖娼活動進行聯絡、商談嫖資等行為的,屬于介紹賣淫行為;行為人雖未直接實施上述聯絡、商談等行為,但系基于與賣淫者、介紹賣淫者的約定向嫖客提供賣淫者信息介紹其嫖娼的,也屬于介紹賣淫行為;行為人自行將掌握的賣淫者信息提供給嫖娼者,沒有實施其他介紹行為的,不宜以介紹賣淫罪定罪處罰。
 
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罪是一個選擇性罪名,引誘、容留、介紹他人賣淫這三種行為,無論是同時實施還是只實施其中一種行為,均構成該罪,根據其實施的具體行為確定相應的罪名。
 
(5)引誘幼女賣淫行為,是指引誘不滿14周歲的幼女賣淫的行為。
 
本罪的行為方式僅限于引誘,且要求引誘幼女從事賣淫活動。如果行為人容留、介紹幼女賣淫,應當以容留、介紹賣淫罪定罪處罰。如果行為人引誘幼女與自己或者其他特定的人發生性行為,應認定為強奸罪。
 
(6)傳播性病行為,客觀方面表現為行為人患有梅毒、淋病等嚴重性病而賣淫、嫖娼的行為。
 
患有嚴重性病是本罪客觀要件的基本前提,賣淫、嫖娼行為是本罪客觀方面的關鍵要件。行為人通過實施通奸、強奸等其他行為將嚴重性病傳染給他人的,不構成本罪。(深海魚提示:根據《刑事審判參考》總第105集第1133號案例的裁判要旨,如果讓他人傳染上嚴重性病的,可考慮構成故意傷害罪)
遇到糾紛怎么辦?來贏了網免費問問律師
相關法律資訊
东京热在线不卡无码